长城影视,“生态闭环”的又一梦想

你记得余东说过什么吗?这家电影电视公司将为互联网工作 作者|梁冠源|烹饪小贤3月18日,长城电视台宣布永新华控股计划投资15亿元人民币成为其控股股东长城集团的新股东。 简而言之,长城电视台有了一个新主人。 尽管这位新老板没有直接投票权,但他有很大的发言权。 联想最近对慈文传媒的所有权变更,以及去年华策影视、鲁花白娜和当代东方的类似经历,似乎共同传递了一个巨大而清晰的信息:这个行业将经历巨大的变化。 这一切似乎都是博纳创始人俞东早些时候说过的。 资产负债表漏洞百出。看一看长城电视台早期的财务报告,我们可以发现长城电视台的财务状况千疮百孔,非常紧急。 股权融资:截至2019年3月2日,长城集团持有公司1.95亿股,占总股本的37.12%;其中,1.7亿股被司法机关冻结,占总股本的32.37%。共有1.7亿股股票被冻结在司法等候名单上,多达8次。 因此,长城集团很难从股权质押渠道获得大量融资。 不仅如此,长城集团在另外两家上市公司长城动画和天目药业所持有的股份也已全部质押。 值得注意的是,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之一赵瑞勇已经承诺了他在长城动画的所有股份。 此时,资金紧张、甚至可能有漏洞需要填补的长城集团,面对长城电视台的紧急财务状况,已经无法将一块砖从东墙移到西墙 生产经营方面:2019年2月27日,长城影视发布公告,提取应收账款坏账准备3.7亿元,占全部应收账款的31%。 这意味着长城电视台认为3.7亿的应收账款无法收回。 应收账款是公司最重要的现金流来源之一,这无疑不利于长城电视台的财务状况 就商誉而言,商誉的减值为3.7亿元。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商誉的减值不会减少企业当期的现金流量。 然而,商誉的严重减值将严重损害企业的当期利润表和资产负债表。 首先,它会大大降低企业的利润。 其次,它会降低企业的净资产,从而提高企业的资产负债率。 企业向银行申请贷款时,这两点是非常重要的考核项目。 对于长城影视来说,内生资金主要以生产经营的现金流为基础,外援资金主要以大股东输血和银行贷款为基础,只能立刻解渴。 今天,解决这一困境的唯一办法是砍掉它的武器来生存并出售它的资产。 早在半年前,长城电视台就开始出售其资产。 2018年9月25日晚,该公司宣布计划以不超过3亿元的价格出售诸暨影视城100%的股份。 然而,2015年,长城电视台以3.3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该资产。 此外,在随后的计划公告中,它还自信地宣布,将补充产业链中的其他资产,如旅行社。 这也是一个“整个产业链布局”和“生态闭环”的故事,最终尘埃归尘埃,土壤归土壤。 首都盛宴后,只剩下一片混乱。 他们最终都走到了这一步。长城电视台3月8日宣布,此次转让可以一举为长城集团带来15亿元人民币。 尽管很难说一劳永逸,但对于内部安全员工、外部安全供应商、股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来说,这笔钱已经足够了,相比之下,出售的资产还不到3亿英镑。 长城电视面临的严峻形势同样落在该行业的其他公司身上。 华策影视、慈文传媒、鲁花白娜、当代东方等公司找不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在一年内相继转让股份。 在1月份发布的一份声明中,慈文传媒表示:“2018年,在市场流动性紧张、内容消费习惯改变、行业监管政策调整、影视从业人员税收动荡等多重不利因素的影响下,影视娱乐业经历了资本外流、项目减少或延期、库存增加、播出不确定性大幅增加等多重压力。它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困难和挑战…在这种总体环境和形势下,公司的生产经营也受到很大影响。” “第二年2月,慈文的大股东马中骏将慈文传媒的控制权以9.29亿元人民币转让给华章投资 除了慈文列出的困难之外,还存在股票质押爆炸、商誉减值、经营状况不佳、电影制作人行为不当、电影制作人纳税不规范等风险。,这在过去两年里一直困扰着上市的电影和电视公司。 在今年的年报季中,他们一起爆发,把所有的上市公司都剔除了。 通过出售资产和银行贷款自救后,他们一起走到了这一步——股权转让 据媒体报道,证券公司研究人员曾对此发表评论,“有几个真正的a股影视公司的控制者对转移控制权感兴趣,但正在努力寻找合适的资金来接管。一方面,目前投资环境紧张,大量风险资本资产被捆绑在港股初创企业中,流动性本身很差,谈判价格低,都是为了捡筹码;另一方面,资金雄厚的国有资产对影视公司的要求很高,慈文被视为符合标准的优质资产。 “在这个持续了近4年的影视行业的首都冬天,长城影视只是又一家力不从心、倒在地上呼救的上市公司。 国有企业因其优越的融资条件而成为拯救公司的白衣骑士。 在为上市公司提供股权融资的这一阶段,它们响应国家的各项政策,帮助私营企业将资金引入行业,并将收到的低成本资金分配给私营企业。 这一步相对简单明了。获得上市公司投票权后,他们将如何改变行业? 据预测,裕东永新华集团15亿元的增资只是一个框架协议,更具体的登陆计划和资金用途尚未公布。 因此,现在还不清楚他是更愿意成为低调的安静的金融投资者,还是更积极地成为一个充满拆除和建造大型建筑雄心的人,还是调和这两者,成为为公司带来资金的共同创始人。 当然,他也有可能只看中a股 在国内资本市场,由于上市公司是当之无愧的选民,无论它们有多弱,壳都闪闪发光 如果核心资产仍然被封闭在外壳之下,就没有必要担心走到尽头。 然而,电影和电视公司之间仍然存在一些差异。 长城影视是典型的首都影视公司。 自2014年完成江苏鸿宝借壳以来,已组织了28次并购,形成了现有的资产规模。 2016年,他试图在李文江城获得顾长卫家族的首映式,但两年的努力失败了。 因此,长城影视一直缺乏本土影视生产经营能力。 然后,对于拥有众多文化和旅游项目的永新华集团来说,可以将自己的项目注入长城电视台的上市平台 相比之下,马中骏仍持有公司10%的股份,作为一名优秀的制片人,它将继续引领影视戏剧领域的发展。 在类似情况下的公司中,华谊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 华谊和长城电影也遭受了资产负债表的恶化,但他成功地从阿里影业获得了7亿元的贷款。 阿里影业(Ali Pictures)在阿里部门的支持下,拥有优酷这样的娱乐公司,并一再声称对娱乐绝对有把握,投资没有上限。 显然,可以推测,他们需要华谊在娱乐的第一线为他们带头。 你还记得余东说过的话吗,影视公司将为互联网工作

发表评论